您的位置:首页  »  【爱莲说】(11)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一章:踩踏之美

  到了办公室打开电脑,一天没上班有很多未读邮件。我正刷着邮件,身边传来叮叮咚咚的高跟鞋声,回头一看,李晨莹正走到我身边。「莹姐早上好!」我向她打声招呼,顺便瞟了一眼她脚下的新高跟鞋,黑亮黑亮的,还是很高很高的鞋跟。「早上好!」李晨莹回应道,「张锋,你是有单反相机吧?」我说:「是啊,怎么你要用?」

  李晨莹说:「嗯,你元旦如果不用的话,借我用几天呗。我爸妈元旦过来,我陪他们玩两天。」我说:「好呀,元旦我不用,明天给你带过来。」李晨莹说:「哈哈,不用那么急啦,下周四之前借我就可以。」我说:「没问题。」李晨莹丢给我两包鸭肫,说,「先谢谢啦!」然后就叮叮咚咚的回座位了。我一直瞄着她那纤细的鞋跟在我的视野里消失。

  处理完一堆工作邮件,一时间也没有什么事做,便在虚拟桌面下打开一个同好论坛,继续读一部名叫《足缘》的恋足小说连载。这部连载追了有一段时间了,小说主人公万仞是天生的恋足体质,以至于给他带来很多奇缘和奇遇。我按了按因为刚才看李晨莹的高跟美腿黑丝袜而微勃的下体,无奈的摇摇头,或许我自己也是天生的恋足体质吧。

  记得高中时每次被宋晓渝欺负,我都盼着她多多的踹我几脚,我对女生脚的迷恋一直很深,以至于偷闻她们的鞋。宋晓渝和刘妍对我的欺凌并没有因为我的逆来顺受而逐渐收敛,反而是变本加厉。那会儿班里来了个女生,叫李梦媛,因为我旁边是空座,所以被安排到和我同桌。

  李梦媛1米65左右,那天她穿着一件及膝的针织外衣,深蓝色和黑色的杂糅,给人一种深邃又淡然的感觉,裤子是一条怀旧版的牛仔裤,裤脚挽起一块,脚上穿着黑白相间的运动鞋,鞋口露出黑色的袜子。她坐在我身边时,一股淡淡的清香,我一边帮她拿东西,一边仔细看了看她,她齐肩的短发,发梢有点微卷,带着一副黑框的复古眼镜,给她那双黑黑的大眼睛增添许多神秘。

  对于这个新同桌李梦媛,我很欢心,以至于忘记了宋晓渝和刘妍长时间的压迫。一上午我和李梦媛相处的很愉快,这个柔柔的小女生很友好,不但跟我讲她之前学校的事,还分享零食给我,以至于我把她当成精神上的安慰,让我快乐了许多,更想闻闻她漂亮的运动鞋,哪怕舔舔她的脚丫。

  整整一天,我都在愉快中度过。最令我欣慰的并不仅仅是可爱的新同桌,而是宋晓渝和刘妍没有在下课时和晚自习时如鬼魅般的出现在我身边,除了如约给刘妍10块钱之外,她们既没有让我受虐,又没有让我在新同桌面前丢脸。然而好景不长,第二下午昏昏欲睡的第一节课下课后,宋晓渝和刘妍如约而至,不过她们并没有找我,而是找我的同桌李梦媛。

  刘妍一只脚踩着李梦媛的椅子,对她说:「你从哪过来的啊?」李梦媛本是个很柔弱的女生,似乎没见过这个架势。李梦媛说:「我是从市一中转过来的。你,你能先把脚拿下去吗?」刘妍拽着李梦媛的一绺头发,说:「你跟谁说话呢?我脚就踩这儿了怎么了?」

  李梦媛扒开她的手,说:「你别太过分哦,欺负新人也没有这样的吧?」这时宋晓渝抬脚踩在她的肩上,冷冷的说:「就这样欺负你怎么了?不服吗?」刘妍推了推她的脑袋,说:「这是渝姐,班里的老大,服不服?」李梦媛也不甘示弱,推开宋晓渝的脚,站起来说:「不服!老大怎么了?渝姐又怎么样?我又没惹你们!」宋晓渝往前靠了靠,脸贴近李梦媛的脸,轻声说:「晚自习前到606自习室!」然后帮她掸去肩膀处的鞋印,拍拍她的脸,走了。刘妍也一样拍拍她的脸,跟着宋晓渝出了教室。

  李梦媛说:「同桌,她们怎么这样啊!」我说:「宋晓渝是班里甚至是学校的大姐大,她爸是咱们学校最大的投资人。所以喽,没人敢惹。刘妍呢,就是个小跟班,狐假虎威。不,狗假狼威!对了,她们可能让你交『份子钱』吧!份子钱,是我们私下里对宋晓渝朝大家所要的钱的称谓。」李梦媛说:「大家都给吗?」
  我说:「基本上都给,几个不给的都是和她关系好的人。」李梦媛说:「那要多少啊,老师不管吗?」我说:「每周50到100吧!老师才不会管,找校董都没有用,无非是批评教育,事后该怎么样还怎么样。」李梦媛说:「那得多少钱才能养得了她们啊!」我说:「虽然能进咱们学校的人基本没有缺钱的,但是长期这样下去,的确是个事儿,可是没辙呀。」李梦媛撅着嘴说:「我要转班!才不要和女流氓一个班!」我说:「转班你转得了校吗?她们会报复你的!」李梦媛摘下眼镜,委屈的趴在桌子上,我有些无所适从。

  忽然,李梦媛坐起来,对我说:「同桌,我被欺负你都不帮我,我不跟你好了!」我叹了一口气,说:「同桌,我也是被她们欺负的呀。」李梦媛趴下说:「你真没用!」我说:「是,我没有,保护不了我的小同桌!大不了到时候我陪你去!」李梦媛笑笑说:「这还差不多!」顿了顿,她说:「同桌,真的要去吗?」我说:「早晚得去不是吗?」她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下午第四节下课,我和李梦媛去了606自习室。宋晓渝和刘妍在自习室里一边吃饭一边等着。见到我陪着李梦媛来的,刘妍楞了一下,显然她们没料到我会来。刘妍说:「张锋,你来干嘛?回去!」我没有理她,装着很熟的样子,径直走到宋晓渝跟前,在她前面的座位上坐下来,我说:「渝姐,下午你让我同桌来这儿,有什么事么?」刘妍插话道:「关你什么事啊!」我依然没理她,对宋晓渝说:「渝姐,原谅李梦媛了吧,好不?」

  宋晓渝一边吮吸着排骨,笑着说:「谈不上原谅不原谅,她又没做错,我本来就是欺负她而已,和欺负你一个道理。」然后眨眨眼睛,对我说:「怎么,不服?」然后又看看李梦媛,说:「不服吗?」我说:「渝姐,人家新来的,就别欺负了吧。」宋晓渝说:「就是新来的才要欺负,以后没准儿成姐妹了呢!」李梦媛撅着嘴,说:「我才不会和你是姐妹!」刘妍说:「张锋,你心疼了吗?」
  我说:「这里数你最坏,嗯,心疼了!」刘妍气鼓鼓的说:「就坏了怎么了,就欺负你们!你们敢反抗吗?」宋晓渝「噗」的吐出一根骨头,笑着对李梦媛说:「哎,李梦媛,你同桌为了你敢来跟我叫板,他真是拼了血本啊!不过你同桌保护不了你,他丢人的事儿我就不给他说了,免得在你面前显眼。」然后看了看我,又转头对李梦媛说:「不愿意和我成为姐妹呢,我也不强求。我也可以不欺负你,甚至可以让你在我的管辖之外自由自在的直到毕业!但是,……」李梦媛说:「有条件就算了吧,反正你也不是真心的。请你别太过分,不然有你好看!」宋晓渝笑道:「妍妍,我说张锋怎么这么硬气了,原来有个说大话的同桌。」
  刘妍说:「哈哈,就是,不然怎么敢那么讲话!」宋晓渝接着说:「我的条件很简单,只要你每天欺负你的同桌」,她说到这里,指了指我,接着说「只要你每天跟我们一样欺负张锋,我保证不再欺负你,保证我的姐妹们不去骚扰你!」李梦媛说:「我不!」宋晓渝说:「可以做个实验,你现在踹张锋一脚,我保证明天你自由自在的度过。不然,明天可是才周四哦!」刘妍在边上说:「踹他一脚很简单!踹完了你获得自由,不好吗?」听到这儿我就纳闷了,这关我什么事啊!

  我心想,「这俩人真够坏的!不过被同桌踹一脚,也无所谓。」我看了看李梦媛,她还是无动于衷的样子。我向她递了个眼色,意思是「你可以踹我」,她舔了舔嘴唇,没说话。宋晓渝打趣的说:「舔嘴干嘛!让你踹他也没让你吃他!人家自己都乐意了,还不快去!」李梦媛走到我跟前,看了看我,我笑着点了点头。李梦媛抬起脚,在我膝盖上方踹了一下。

  刘妍说:「踹大腿有什么意思,李梦媛,踹他拉链那有点鼓的位置,不然不算数。」宋晓渝听了,咯咯的笑着说:「妍妍,你真够坏!」刘妍也嘻嘻的笑起来,走到李梦媛跟前,拍了她脑袋一下,说:「踹他那个部位,快!」。李梦媛没有了刚才的紧张和矜持,加之有点赌气,便抬脚在我裆部踹了一下,虽然不痛,但是明显的鞋印印在那里。宋晓渝满意的笑笑,说:「很好,明天不欺负你。」
  说完,站起来和刘妍一起走出了自习室。李梦媛说:「对不起啊,同桌。」说完,弯腰给我打扫腿上的鞋印,紧接着去打扫裆部,我想拦住,但是已经晚了,她的小手轻轻的拍着那里,弄的我心里直荡漾。连忙拦住她的手,说:「同桌,这个位置就不要你来了。」李梦媛如梦初醒,脸红红的,很尴尬。我说:「没事了。咱们回教室再说。你可真是个可爱的女生。」

  周四一天非常平静,李梦媛也依然像之前那样跟我好,并没有任何准备「奉命欺负我」的举动。看着她脚上那双运动鞋,我还真希望她踹我几脚,我甚至有给她舔舔鞋的冲动。此时此刻我才感觉,我的确是从骨子里发出来的恋足,并不是因为哪个女生欺负了我踢踹了我,我才恋她的足,一个跟我非常友好的女孩,我依然对她的美脚美鞋表示依恋。

  然而事情并没有结束,星期五中午放学,因为当时我们周五下午没有课,所以大家都在收拾东西准备回寝室,宋晓渝和刘妍来到我俩的桌前,宋晓渝说:「李梦媛,你想好了没,是以后天天欺负他换取我对你的放过,还是依然跟他做好同桌啊?」李梦媛说:「做好同桌!」宋晓渝点了点头,没说话,蹬在前桌的凳子,站在了李梦媛的桌子上。宋晓渝居高临下的看着我们,我抬头看看宋晓渝,她的身材非常好,清纯系的装束,脚上穿着一双黑色的半高跟的皮鞋,圆润的鞋头泛着光,鞋底略厚,能看得清灰尘的沾染,李梦媛洁白的桌罩,登时出现两个黑鞋印。

  宋晓渝低头看了看,嘴角微挑,用脚把李梦媛的电子词典弄到桌子中央,准备用鞋跟去踩,李梦媛赶紧伸手去抢,宋晓渝顺势踩住了她纤细的手指,并来回的碾压,逐渐用力。我见状,抱住宋晓渝的脚腕,说:「渝姐,别这样。」虽然这样说,但我更乐于欣赏这踩踏之美。

  李梦媛眼圈红红的说:「你干嘛呀,太过分了吧!」宋晓渝不理会我,但是抬脚放开李梦媛的手指,在李梦媛哭着揉手指的时候,宋晓渝的鞋跟抬起,用力踩下去,只听「咔」的一声,词典的外壳顿时凹陷很大一个方形的坑,李梦媛哭出了声,当她再想去抢的时候,被刘妍按住了手。

  李梦媛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心爱之物被宋晓渝无情的践踏,开始激烈的反抗,挣扎着。我看着那部电子词典在宋晓渝的鞋底、鞋跟下一下一下的坑洼,一下一下的变瘪,伴随金属变形和塑料破碎的声音,一部崭新的电子词典瞬间成了废料。记得李梦媛刚刚成为我同桌时,曾向我展示过这部新买的电子词典的各种功能,小女生有点爱不释手。宋晓渝不顾李梦媛的哭泣,依然用力的跺着已经残破的电子词典,跺了几脚后,液晶显示屏弹了出来,掉在地上,刘妍捡起来掰弯了递给李梦媛,坏笑着说:「给你,给你,快兜起来,一会儿拼上啊。」

  李梦媛站起来去拽宋晓渝,宋晓渝笑着一边躲闪着,一边把已经残破的电子词典踢到了地下,刘妍上前踩住,继续跺几下,用脚把显示屏和机身彻底分离后,踢到了桌子底下,然后扶着宋晓渝下桌子,两人笑着离开了班级。

  李梦媛趴在桌子上哭了。我蹲在地上,钻进桌子底下去捡那个被踩坏的电子词典,李梦媛突然踢开桌子,喊道:「你还捡它干嘛?」

  说完在我身上踹了两脚,然后抓起书包跑出了教室。我无奈的看着她的背影,在其他人诧异、惊恐、幸灾乐祸的目光中,捡起残破的电子词典,把她的桌罩拿下来,收拾好自己的东西便离开了教室。回到寝室,我把电子词典的品牌和型号记在本子上,撬开电池盒,把两节7号电池拿出来放在我的闹钟里。我摆弄着这对破碎的零件,心里突然酝酿出一种快感,因为这是宋晓渝踩坏的东西。

  第二天正好是星期六,我从我自己「私房钱」的存折里取出一些钱,去书店买回了李梦媛同款的电子词典。星期一当我把电子词典递给她时,她接过看了看,笑了一下,摇摇头,又推给了我,说:「即使和以前的一样,但也不是我那个了。我不要,但是还是谢谢你。」说完便不再理会我。

  我说:「你拿着吧,这个和你原来那个一模一样,这有什么分别么?」李梦媛看了看我,停了一会儿,说:「不要了,要了之后不知什么时候也会被她们弄坏。」说着,眼睛红红的。她擦了擦眼泪,说:「那个辞典,是我中考发榜那天,我爷爷给我买的。说我要读高中了,给我的礼物。当时爷爷已经是癌症晚期了,他还忍着病痛上街给我买回了那部电子词典,那天的情景我还记得,好像就在眼前。

  我爷爷在我高中开学一个月后就去世了,我转学来这里,也是我爸为了不让我回家睹物思人才给我办的。爷爷留给我的最后念想,也被她们弄坏了,我还要你买的那个干嘛?有意义吗?「说完趴在桌子上微微啜泣。

  过了一会儿,她平静下来,擦擦眼睛,看了看我,说:「不管怎么说,还是谢谢同桌。」我说:「你不用这么客气。或许不和我一桌,不会有这些事。」她说:「这与你没关系。就算我不和你一桌,她们还是会找我麻烦。周末我想过和爸爸说换学校了,但不想爸爸妈妈太难过,就忍着没说。」

  我说:「她们不是说你欺负我以后就不会欺负你么。要不……」我话还没说完,李梦媛在我腿上轻轻踹了一下,「你是让我欺负你?就象这样?」她的情绪好了一些,有点半开玩笑的说。我说:「有这样漂亮的女同桌欺负,其实也是非常美好的事情。」

  她说:「同桌,你悄悄的告诉我,你是不是有受虐倾向?」我说:「没有啊!别瞎说!」「不瞎说,是你不知道还是故意不告诉我啊?你绝对就是!」她鼓着嘴巴认真的说。我说:「其实,其实就是有些恋足罢了。」她点点头,说:「哦,是这样子。」我说:「同桌,你初中时欺负过同学么?」她想了想,说:「应该没有吧。就是跟我同桌闹的时候掐过他,有时候也上脚,小腿被我踢青过。但都是闹着玩,谈不上欺负,他总让着我。」

  我怕别人听见,拿出一张纸,在上面写道:「同桌,以后你可以欺负我。特别是在宋晓渝她们看见的情况下。」

  李梦媛回道:「哈哈,那好啊,以后我在她们面前欺负你,但是私下咱们是好朋友,你不许记恨我。」我写道:「好的,就这么说定了,看看这回她们怎么办。」李梦媛回道:「同桌,如果她们还让我踹你那个部位怎么办?我有点下不去脚。」我写道:「没事,都说好了咱们私下是好朋友么。」李梦媛看后笑了笑,写道:「那我以后有得罪的地方就多包涵了啊。」我写道:「别说踹一脚,就算你把手或者脚伸进去,我都不在意。」李梦媛看后脸有点红,写道:「不理你啦,你流氓!赶紧把纸撕掉吧!」

  我看了看李梦媛,她也正看着我,忽然她把脚蹬在我的腿上,说:「这样很舒服吗?」我把手轻轻放在她的脚上,说:「嗯。」李梦媛笑道:「你个呆瓜!」下课,宋晓渝和刘妍到我们旁边。

  宋晓渝说:「李梦媛,你上课时欺负张锋了,这样做就对了嘛,要听话。」我说:「渝姐,我哪里对不起你了呀,你和刘妍整天的欺负我还不够,还要把我同桌拉进来。」

  宋晓渝说:「你不服吗?不服涨价了哦。」我咽了口唾沫,不再理她。宋晓渝说:「李梦媛,把你电子词典踩碎了生我气吗?那个电子词典多少钱?我赔你。」李梦媛说:「渝姐,踩就踩了吧。我不生气,不用你赔。我让张锋给我买了。」说完踢了我一脚,凶凶的说:「我让你给我买的电子词典呢?买了吗?怎么不问就不说呢?」我赶紧把那个电子词典拿出来,递给她,说:「买了,忘记说了而已,凶什么。」宋晓渝笑笑,说:「好吧,既然买了,就不用我赔了。妍妍,咱们别参合了。」

  她们俩回到了各自的座位。李梦媛把脸凑过来,小声说:「同桌,踢疼了吧,对不起啊。」我说:「没事没事,下回别踢骨头就行。」李梦媛弯下腰给我揉了揉被她踢过的地方,说:「同桌,是我懦弱,让你受委屈了。」我说:「得得得,这话是我该说的好么!」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