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惠惠】(14)作者:pobird


               (十四)

  四月中旬了,我突然发现自己所有的事情都做完了,进入了一种极度无聊空虚的状态,邢路没良心的,都快一个月没有来了。

  我把书扔到一边,拿起手机,给邢路连发了三条短信:

  「好无聊。睡不着。想做爱。」

  「好无聊。睡不着。想做爱。」

  「好无聊。睡不着。想做爱。」

  邢路的电话很快就回过来了:「惠惠,才十点你就要睡了?」

  「对啊,我又没有别的事可做,只好早睡早起了。」我一副哀怨的语气。
  「惠惠,你不需要做毕业设计么?」

  「早就做完了啊,我这么兰心慧质的女孩子,做这个还不是手到擒来,一周多时间就搞定了。」

  「啊,这么厉害,什么题目啊?」

  「XXX小说所揭示的当代乡俗文化分析。」

  「额,那不就是读书笔记么?也能当毕业设计?」

  「好歹是个文学巨匠的名篇呢,别一副瞧不起文科生的样子。你当时毕设题目是什么?」

  「智能楼宇控制系统的技术分析及未来发展方向研究。」

  「好吧,听起来确实比我的厉害些。」

  「惠惠,我在想,是只有你们学校的中文系这么水,还是全国的中文系都这么水?」

  「邢路,你这个优越感show的有点过分了啊!」

  「嗯,惠惠,我错了。」

  「好吧,原谅你,其实全国大学的中文系都这么水……」

  我跟着邢路一起没心没肺的爆笑起来。

  邢路笑完了,很认真的对我说:「惠惠,你要不要过来住?我们试一试。」
  我突然愣了,邢路这是邀请我过去同居?我之前也说过试一试,但是那是试着交往,这次,是试婚?试一试的意思,就是试一试我们合不合适一直在一起?
  我突然心跳的好厉害。

  邢路那边没有说话,沉默的等着我的回答,我只犹豫了几秒钟,就说:「好!
  我明天到。「

  试一试究竟是什么意思?合适的话,他将来想把我带到北京去?我的心跳的越来越厉害,赶紧开始收拾东西。

  第二天一早的火车,邢路去车站接的我,然后直接带去了附近的天河城吃饭买衣服。我看着那些价签,有点心虚,干什么来这里买,衣服好贵。

  邢路笑着说:「这两天有次和为嫂一块吃饭,被她说了,说连身好衣服都不知道给你买。」

  我有些开心:「姐姐对我这么好啊。」

  邢路很郁闷:「也不知道为什么,你很对她的眼缘,她知道你签了实校,可惜了半天,她挺想让你到她身边学东西的。」

  我看了邢路一眼:「这个决定权在你。」邢路没有说话了,是的,决定权在他,如果他肯娶我,我就算辞掉实校的工作又何妨。

  邢路沉默了一会,似乎下了很大决心:「先试试?真合适的话,你就搬过来?」
  我点点头,虽然昨天邢路让我过来就已经是这个意思了,但是他亲口说出来了,我还是心跳的好厉害。

  可是在这里买衣服真心是不习惯啊,邢路带我走的那些店,怎么都那么贵呢,一件裙子动不动都要一千多,这还只是夏装,要是秋冬装盖多贵啊。

  很少有这样的逛街吧,邢路看到不错的就想让我试,我通常一看价签,就找个理由不试了,或者勉强试一下,找个显得我胸小之类的理由就不要了。

  直到一个很奇怪的牌子面前,看到了那一袭长裙,好简单的样式,但是不知为什么直接就把我的注意力抓了过去。邢路说试试吧,我说好。我试穿的时候强忍着没有看价签,怕破坏了我的好心情。

  真好看啊,像火焰一样的颜色,就像我盛放的青春。

  我呆呆的看着镜中的自己,原来我也可以这样美丽,我不知道我的脸是被裙子映红的,还是因兴奋而红的。我从没有想到,原来真的有些衣服,穿上之后整个人都升了个层次。我看着镜子,呆呆的想,如果我穿这身衣服,坐在邢路旁边陪姐姐姐夫吃饭,是不是就显得和他们没有那么大差距了?

  我从试衣间走了出来,明显看到邢路眼睛一亮。我冲他莞尔一笑,心想这件裙子配上我的笑脸,会不会也像闻闻那样艳光四射呢。

  邢路转过头问导购小姐:「这件多少钱。」我有点气,多少夸我一下再去问价钱啊。

  导购很有礼貌:「先生真是好眼光,这件长裙简直就像为您太太量身定制的。
  而且,我们正在店庆搞活动,八折下来,恰好1980元。「

  我第一次听到被称作太太,觉得好美,然后就听到了1980,立刻很气,太过分了吧,外面的招牌明明写着满2000减200,哪有恰好减到1980的。我怕邢路这个冤大头不会还价,急急的插嘴:「这是故意的吧,正好避开你们满两千减两百的活动,哪有这么定价的。」

  然后,导购女孩很有礼貌的回答:「这位太太,真不好意思,我们的价格确实是恰好降到了这个地方,不过没关系,我个人可以帮您参加活动,优惠200元,一共实收1780元,您看如何。」

  我一下语塞,我怎么这么笨,就算减了200,也要将近两千呢,才买一件裙子啊,我这么容易就上了套了。这时候邢路点了点头:「可以,就这件吧。」
  我着急的拉了邢路一下:「我没有穿这件衣服的场合,买了没机会穿的。」
  邢路看着对面大镜子中的我,微微笑的说:「回家穿也足够了。」我也看了看镜子,穿着这件衣服站在邢路旁边,显得好般配。好吧,就奢侈这一回吧。
  邢路准备去刷卡了,我突然问了下导购女孩:「这一款有没有素淡的颜色?」
  然后,当我换了身米色长裙出来的时候,邢路歪着头看了半天,说:「不如红色的。」

  我却坚持:「这件好,我可以穿着去上课,也可以穿着陪你去跟姐姐姐夫吃饭,红的穿不出去。」

  邢路想了想,说:「好吧,那就这件吧。」

  然后,我回试衣间换衣服,邢路去刷卡,等我出来的时候,衣服已经装好了。
  我开心的抱着邢路的胳膊:「走吧,回家吧,有了这件裙子,别的我什么都看不上了。」

  回到邢路的住处,我开心的拿出来要试,然后很惊讶的发现纸袋里放着两条裙子,上面放着米色的,下面是那条红色的。我开心的喊邢路:「邢路,运气太好了,她们不小心把两条裙子都放进来了。」

  邢路微笑:「嗯,你运气真好。」

  我看着这个微笑就觉得不对劲,转念一想:「邢路,你是不是把两条裙子全买了?」

  邢路很无辜的样子:「我问她们,买两件3400元怎么样,他们同意了,我就买了两件。」

  我很晕,买两件,每件只减了80?而且,居然给一个女孩买两件同款式的裙子?邢路,我该怎么说你好呢。

  邢路把那件红色长裙递给我:「惠惠,再穿上看看吧。」

  我嗯了一声,开始脱身上的T恤和牛仔裤,边脱边说:「我现在要试衣服,你不能推倒我。」

  邢路一脸无奈的样子,然后看到换上长裙之后,一脸欣赏的微笑。

  我双手拉着裙摆,转了个圈:「好看吧。」

  邢路说:「真的好看。」

  我对邢路伸出手来,邢路走了过来,从背后抱着我,我靠在他的怀里,看落地镜里面的两个人。恩,身高差了点,不过其他的都很般配的样子呢,好幸福,我真是容易满足的女人,一条漂亮裙子,就让我开心成这样。

  邢路低下头,轻轻的对我说:「惠惠,你真的好漂亮。」

  我轻轻的嗯了一声,然后对邢路说:「现在,你可以推倒我了。」

  我从镜子中看到邢路一副无奈的表情,好开心,

  然后,我就被推到在沙发上了。我趴在沙发上有点急,邢路居然来真的,衣服好贵,弄皱会好可惜。然后,裙摆被掀到了腰上,内裤被粗暴了拉了下来,我刚刚想抗议,屁股上就传来很清脆的声音,有些火辣辣的疼。

  我一下子瘫软下来,真烦人,连把裙子脱下来的机会都不给。我听见邢路的裤子落在地上的声音了,知道他又要硬来了,只好微微翘起屁股等他的侵入。
  邢路居然还嫌我翘的不够高,直接从沙发上拿了个小靠垫塞在我下面垫着,我刚想抗议说这样太激烈了,然后就被那个粗大的坏东西的进入给中止了。
  有时候,我真的挺喜欢邢路这种没什么前戏就直接插进来的方式,因为不够润滑仍然会疼,这种疼痛让我浮想联翩,让我有重温第一次时的感觉,我很喜欢这种用一点肉体的疼痛换来心理上的满足,况且,最多插十来下,我就会足够湿润的和他畅快的享受性爱。

  这种姿势,感觉插得好重啊,每次都是带着体重戳进来的,重重的击在我最深处的花心位置,每次碰到我就一阵轻颤,我闭上眼睛开始静静享受起来,然后随着每次的重击轻轻的呻吟。

  突然我的身体被抬了起来,邢路想换姿势了,一定是觉得不满足,想换姿势了,我睁开眼,用最后的理智,抓住了一个沙发靠垫。

  果然,邢路把我搬到了他的大餐桌上,我趴伏在上面,双腿垂了下来,我把靠垫放下,心满意足的把头枕在上面,这种姿势我们做了好几次了,这是我第一次可以这么舒服的枕着做了。

  除了心理上的新奇感,趴在桌子上做还有个非常大的好处,就是高度和角度几乎完美匹配,邢路站在那里插的时候最省力,然后他就可以用最快的速度进出,直接给我潮水般的快感。

  果然,如暴风骤雨般的撞击开始了,屁股又开始被撞的啪啪作响,粗大的肉棒不时地撞到花心的位置,从那里辐射全身的酥麻感,让我伏在桌上完全没有了力气。这是多淫靡的画面呢,瘦小的女孩无力的趴在餐桌上,一个强壮高大的男人站在后面肆虐的攻击,粗大的肉棒在瘦小的屁股中间急速的进出,我回头一定要把它画下来。

  很快我就达到了第一次高潮,我喃喃的说:「邢路,我到了,你快射吧,太敏感了,小穴受不了了。」

  邢路却没有理会我,只降低了抽插的速度,让我不至于太难受,很快又开始了猛冲猛打的作风,我的呻吟声又开始了。真是好和谐啊,刚才还敏感的那么难受,还不到两分钟,我就又回复回来了。

  邢路轻轻的说:「惠惠,想叫就叫出声吧,房间隔音很好。」

  我终于放松的大叫起来,太舒服了,这次的快感还要猛烈得多,我用力抓着靠垫大声的嘶叫。邢路这么快速的抽插,应该很快就要射了吧,怎么这次这么持久,要是一直都这样,我怎么受得了他呢。

  邢路的手从扶着我的腰,变成用力抓着我两边的臀肉进出了,疼痛给我更强的快感,但也给了我一丝清明,我颤抖着说:「邢路,我是危险期。」

  邢路嗯了一声,反而又加快了一点速度,我闭上眼睛,不管了交给他吧,他愿意射进来就射进来,大不了就不去实校了,到广州给他生小孩嘛。

  邢路终于喘着粗气说着:「惠惠,我要射了。」

  我着急的喊:「等一下下,我又要来了。」是的,我又要来了,我一想到要怀邢路的小孩,就对自己有好大的心理暗示,身体似乎自己就迫不及待的想要高潮了。

  邢路嗯了一声放慢了一点速度,过了几秒钟,我轻轻哼了一下,瘫在桌上。
  邢路知道我到了,突然又猛烈起来,然后死死的顶到了最里面不动了,我感受到他在里面一跳一跳的,突然有种生命被注入的感觉。

  天啊,不会是真的吧,不会是真的心灵感应,难道我这次真的会怀孕吗?希望只是错觉吧。邢路看我又无力的趴在那不愿意动,只好抽出纸巾帮我清理。
  我艰难的起身,把裙子脱掉,想换上来时的衣服,邢路却直接从后面把我抱住,很轻巧的把我的胸罩解开脱下,我全身赤裸的靠在了他的怀里。邢路把我横抱起来,向卧室走去,我有点惊慌:「邢路,我不行了,晚上再做吧。」

  我确实有些害怕了,刚才连续两次高潮,把我身体都快掏空了,邢路刚射完又要继续的话,第二次会非常持久,我肯定吃不消的。之前已经吃过不少苦头了,每次这么搞完,第二天就像骨头被拆了一样,浑身都疼。

  邢路却没有理会我,直接把我放到了床上,然后迅速把上衣脱掉扑了上来。
  我伸手握住邢路又开始火热的肉棒,哀求的说:「邢路,现在太累了,等晚上好不好,晚上你想怎么弄就怎么弄。」

  邢路却不说话,又把我翻成了俯卧的姿势,然后从后面压了上来,腿被粗暴的分开,肉棒顶在了小穴的入口。唉,没把法了,我认命似的把头埋进枕头,等着邢路粗暴的进入。

  然后,等了好半天,也没等到邢路下一步的动作,我好奇的翻过身来,看到邢路一脸笑意的看着我。我很奇怪:「你笑的这么坏干什么?」

  邢路忍不住笑着翻身躺到我旁边,一边笑一边说:「我就是想看看,你天天嘴上那么色,会不会也有怕做爱的时候。」

  我很愤怒的伸手打他,邢路笑着招架,我怒气冲冲的说:「今天晚上不要碰我。」

  邢路笑道:「真的?」

  我气鼓鼓的说:「当然不是真的,你干的坏事,我为什么要惩罚自己。」
  邢路大笑着把我抱进怀里,我很不满的伸手在他屁股上狠狠掐了几把,邢路象征性的喊了喊疼,我这才放过了他。

  我静静的躺在邢路的怀里,有点犹豫的说:「邢路,你还记得那次投标时,我对你说,我预感石处会帮我们,后来证明,我的感觉是对的。」

  邢路笑眯眯的看着我:「你现在又有什么预感了么?」

  我嗯了一声,认真的点点头:「我觉得我刚才应该是怀上了。」

  邢路愣了一下,盯着我看了半天,确认我不是在开玩笑,然后静了静,看着我很认真的说:「惠惠,如果怀孕了,你愿意嫁给我么?」

  我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

  邢路一脸疑惑和紧张。

  我叹了口气说:「邢路,我不想我们结婚,是在那种情况下,被迫的做出选择。」

  我静静的说:「邢路,我懂的,你觉得我是个很好的在一起生活的对象,但是你没有那么爱我,你无法下决心一辈子和我在一起,所以你想一旦怀孕,我们两个就都没有退路了,只能这么做了。」

  邢路终于点了点头,承认了这一点:「如果你怀孕了,我就再没有逃避的理由了。」

  我轻轻的说:「可是你一直没有问我愿不愿意。」

  邢路突然一愣的样子,立刻反应过来:「惠惠,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我伸出手来,爱惜的摸了摸他的头发:「邢路,我们两个都太习惯这样了,习惯我不需要自己做什么,只要什么都听你的就好。如果不是我刚刚预感自己怀孕了,我甚至不觉得你不经过我同意就射进来有什么问题。」

  邢路吻了吻我的额头,轻轻的说:「惠惠,对不起。」

  我摇摇头:「没有什么,之前我很享受这样,我能力见识都比你差很多,你在前面,我就习惯性偷懒不用动脑子了。就像刚才做爱的时候,你想射进来,我就觉得那就射进来好了,怀孕了就嫁给你。」

  我轻轻的说:「可是现在不一样了,现在我真的觉得自己怀孕了,然后想到自己怀孕之后,就不能去实校当老师了,也很难去姐夫的公司打工,只能做个全职主妇在家伺候你,我突然就很害怕了,好像我的人生中很多该尝试和经历的事情,还没有开始就已经结束了。」

  邢路很惭愧的样子:「惠惠,我现在下去给你买紧急避孕药吧。」

  我又摇了摇头:「我舍不得。」

  我静静的继续说:「邢路,如果这次真的有了,我就辞去实校的工作,不管你去北京还是哪里,我都跟在你身边。但是如果我的预感是错的,我没有怀孕,那我们以后还是带套子好么?你可以在我身上为所欲为,但是,先不要让我怀孕好不好,我还是想要尝试下有自己的工作和生活的样子。」

  邢路很认真的点了点头,说:「惠惠,谢谢你。」

  我抿嘴笑了:「邢路,好像你很久很久没有说过谢谢我了。」

  邢路也笑了:「从你第一次用嘴之后就再也没有了,因为太亲密了,说谢谢反而疏远。」

  嗯,我明白的,我揉了揉邢路的头发,伸了个懒腰,觉得身上没那么累了,于是坐起身来,对邢路说:「快六点了,我去做饭。」

  邢路无奈的说:「叫外卖吧,冰箱里什么都没有……」

  我吃了一惊:「那你平时怎么吃饭呢?」

  邢路说:「公司楼下吃快餐啊。」

  我继续问:「周六日呢?」

  邢路说:「叫外卖……」

  我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他:「两天四顿都叫外卖?」

  邢路有些无辜的样子:「每天中午叫一顿,晚上吃中午剩下的,微波炉打一下就行了。」

  我突然有种冲动,觉得我确实应该在他旁边做全职的家庭主妇才对,这个孩子自己过得太可怜了。

  我没有理邢路,下床穿好衣服到厨房看了看,炊具什么的都还齐全,食材调味品倒真的一无所有。我无奈的回到卧室,想问问邢路最近的市场在哪里,结果邢路已经穿好衣服起来了,就索性直接拉着他和我出门。

  邢路还是很不情愿柴米油盐这些事,在小区里一边走一边很郁闷的说:「惠惠,旁边有家山西菜馆做的不错,酸汤莜面做的很地道,我们去那里吃吧。」
  我认真的对邢路说:「既然我这次来的目的是试一试在一起的生活,那就一切都按正常的生活来吧,而且,我很有可能是怀上了,那正好也该提前体验下家庭主妇的生活。」

  邢路无奈:「惠惠,你真的不需要这样的。」

  我摇摇头:「男主外,女主内,真做了家庭主妇,就得有家庭主妇的自觉,以后家里的做饭洗碗洗衣服,还有你的衬衫西裤的熨烫,你就都不用管了。」
  我扭头看了邢路一眼:「你不用太感动,我只是想试试,看看自己到底能不能过这样的生活。」

  然后,真的是很奇妙的体验,我居然就真的把邢路拉到了菜市场,看着他一手拎油一手拎米的样子,觉得好不真实,但是心里好暖。

  晚饭我做了简单的两个素菜一个汤,端到桌子上的时候,邢路看了我半天,我凶巴巴的说:「别看了,吃饭。」心里却暗自得意,谁规定漂亮女孩就不能做饭的。

  我租房子这段时间,几乎全部都是自己做饭,我似乎在这方面很有天赋,一道菜对照教程最多实验两次就能做的很好,素素经常买了菜到我那里蹭着吃。
  邢路明显很出乎意料,一边大口的吃一边夸我,我微微笑着看他吃的那么开心,突然觉得很幸福。

  也许我真的会喜欢这样的生活吧。我抚了抚自己的肚子,有些痴了。

  然后,晚上睡觉时,邢路乖乖带上了套子,但是好像为了弥补这个缺憾,他让我用女上位,在这个最方便虐待的体位上,用尽了力气的蹂躏我,就像上次许他的双倍暴力兑现的时候一样,浑身的疼痛助燃着我熊熊的欲望。

  当我被折腾的实在没有力气的时候,邢路把我翻了下来,摆成背入的姿势,我知道他要开始最终的冲刺了,突然心里一动,反身把他肉棒上的套套揪了下来。
  邢路愣了一下:「惠惠?」

  我有些不好意思,不愿意承认自己想要更刺激的快感,只是嘴硬的说:「反正已经怀了,不在乎多来一次。」

  几分钟后,我满意的感受着邢路的肉棒在体内跳动着喷发,觉得这样也好,省的再给自己找逃避的理由了。

  躺在邢路的怀里,他已经睡着了,我却仍无睡意,抚着自己的肚子,呆呆的想,危险期连着射进来两次,射了那么多,应该会怀上了吧。我这是在拿自己的未来赌博么?放弃一个很好的工作,赌一个不知道未来的爱情?不过,赌就赌吧,毕竟,那个未来里,有邢路在一起。

  结局一:

  半月之后,我确认自己怀孕,在邢路这里安心住下,并如实向实校教导主任讲了我的事情,教导主任建议我履职,深思熟虑之后,我没有辞去实校工作。
  05年7月,我和邢路奉子成婚,婚后生活和睦,邢路申请长期驻华南成功。
  我一直以怀孕之身坚持课堂教学,寒假时生女,小名妞妞。邢路掷金于惠州实校附近购房,家严家慈赴惠州帮忙照顾。

  2014年,邢路厌倦商场搏杀,辞职携友赴惠州开设羽毛球馆,我们结束近10年周末夫妻生活,爱情相濡以沫。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菊花好养 金币 +1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菊花好养 金币 +7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