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我的秘密女友】(18)作者:时旭 
1-16:thread-4306149-1-1.html 
17:thread-4306149-78-1.html 


            第18章恶魔的诱惑(上)

  琳儿烟波中慾望升腾,那是一种胜利的流露,成功的喜悦,满足的溢出,而这些都是我不曾得到也希望得到的。她的嘴唇继续抖动,胸部在呼吸的弧度中摇摆,活脱脱就是一种诱惑。这些美好的东西我拥有过,握住过,可是现在却如同利刃一般在割裂我面皮的一丝丝虚荣。我不是一个用来庆祝的工具,我无法接受琳儿上翘的嘴角中的骄傲,无法忍受疑云中默然的呻吟,无法融入这看似应该要疯狂庆祝的夜晚。

  低头,我侧身避开女友殷切的目光,不经意的用肩膀挤出了一条缝隙,似乎要这样才能发泄我心中这时的羞怒。手臂交叉,不是温暖的腕上,而是冷冷的撞开。佩儿心领神会的往前一步,拦住了已经转过身的琳儿,我渐渐感觉到两个女孩慢慢离我远去,而我已经无神的走到了后台的出口。

  回头,我自认为的尊严都已经碎了一地,我心中的恐惧如同气球一样膨胀,它要引领我挽回这个局面吗?目光所到之处,琳儿背对着我,双手插在胸前,亭亭玉立,秀发无情的向我摆动,男人一眼就可以看出这是一位绝色的美人,也是一位高傲的美人。美人的冷,在人兴奋的时候是一种摇晃的快感,在人落寞的时候却显得格外让人难以接受。我就好像一个失败了的表白者在看自己女神最后一眼似得,心里充满了千言万语,眼睛却不想要再仰视那璀璨的高塔。

  「李严!」说话的是赶上来的佩儿。

  「我知道,你去要车钥匙,我送百合回去,估计,她也累了……」这时我才发现我不想见任何人,因为我失败了,真正的失败了。过去,所有的结果都在家庭的估计中,就算失误,为了父亲的面子,没有人会让我失败过。而今天,一意孤行的我败了,败在我最得意的事情上,这否定了我一切的能力,我开始质疑自己的能力和决定!

  「好吧!」佩儿又转身回到后头,我赶紧低头穿过人群,朝停车场走去。那感觉,无地自容。

  「李严比赛还没有出结果呢?」琳儿居然跟着佩儿来了。你这算什么?故意来看失败的我的吗?讽刺我和佩儿浪费了精力,还是暗示我和佩儿有什么瓜葛吗?即使有,那又算什么,你不是也有那段可耻的视频吗?我不敢抬头看女友,只是在心里整理那千思万绪的责怪。这失败不是我的错,不是我的错!

  「百合感觉不舒服,开始上台就已经告诉我了……」你让我走吧,难道要我看你举起奖杯,享受那一群群色狼的注目礼吗?哼哼,我不会接受,更不会为你庆祝。我对女友的嫉妒让我的声音都哽咽了,却不知道内心其实早已默认了自己的失误和失败。一切,都是徒劳。

  「那……」女友慾言又止,语气没有丝毫温柔。

  「琳美女,百合今晚出来得够久了。」佩儿见我钻入车里,就拉着百合和琳儿道别。

  「李严,晚上车少,慢点开。」琳儿杏目透过车窗,从后窗出现在后视镜上。此时虽然光线不明,我却依旧可以看到她眼睛里的兴奋,真是打击。

  「李严,其实你今天的表现已经很不错了,真的,我不曾想姐姐和你可以把我的歌曲这样演绎,真棒。」百合都看出了我内心的心事,琳儿这般冰雪聪明,为何视而不见?难道……阿辉这几天都没有出现,他们之间有什么承诺吗?
  「李严。」副驾驶座的一只手轻巧的放在我的大腿上,我侧目,不小心和一个温柔的眼神撞到一起,内心一阵,差点奔溃。加速,夜里的高架桥上没有几辆车,大家都在拼命踩油门,似乎在未知的那一端有什么要发生似的。

  光线透过车辆的引擎盖反射到人脸上,不停的闪过一些不安和寂静,百合真的很累了,她在后座上睡着了。佩儿倒是精神了很多,手指不经意的划过拍档,又一次拂过我的大腿。细细的手指微微一用力,我的肌肉瞬间紧张了起来,热乎乎的空气让我的热血更加沸腾,怒火在转化,变成一股股力量传导身体。

  「小心。」我说道。

  「你的大美女不是让你慢点开吗?这么用力踩油门做什么?」佩儿笑的有些嘲讽又有些暧昧。

  「我说的是拍档,很危险的。」我脑袋里早就乱了,此时完全失去了思考能力,只能别人说一句自己跟一句。

  「呵呵。」佩儿看上去很喜欢这样危险的有些,她的妹妹就在后座,但她的眼睛告诉我,这样危险的环境是她最喜欢的刺激。生命的有无,快感的隐现,手指不停游走在拍档和我的大腿之间,动作浮动越来越激烈,我的身体很敏感的觉得她的手在我的胯间抚摸,刺激的我松开油门轻点刹车。

  「举重若轻啊!」佩儿眼神妩媚,真是勾人啊!多日来,我也没有和女友亲昵,内心也埋了一颗定时炸弹,一颗有引线的定时炸弹,而佩儿的火焰从来就没有停息过。她的手指在拉动拉链,道路两旁的虚线告诉我,我的身体在朝右侧偏移,忍不住的迎合,自然的就好像日出日落一般。轻快,轮胎扎过了虚线,一步步紧闭道路旁的实线,一下子右一下子左,我的身体僵硬了,身体除了眼睛和肉棒,其他的都短路了。光线越变越快,我们脸上的倒影越来越快,那手指动的分外明显。

  「滴滴滴滴滴……」是手机响,我和佩儿都惊了,刹车条件反射触动。
  「呼呼,是你的大美女,给。」我们的慌乱没有造成事故,我此时发现额头上都是汗水,不是冷的,带着炙热的温度,这是玩火的快感,让我短暂的逃出了失败自责的怪圈。

  「喂,嗯。」女友的声音虽然甜蜜,却无法驱散这密闭空间里的淫霾,何况我一根筋的不想听到让我心里惭愧的声音。

  「什么事情?好像她们那边玩得很疯狂啊?」佩儿在旁边问我。

  「嗯、嗯、嗯。」我将手机拿开,琳儿的声音若有若无的传到我耳边,都是些若有若无的内容,我机械的回答,根本没有仔细听,因为根本没有勇气去听女友的声音,更加害怕那些劝解和安慰,我不配。想到这里,心里一酸,挂断了电话。

  「呵呵,叫你不要错过了她们的节目,我们的名次也不差嘛,只是没有领奖罢了。」佩儿在旁边听得真切,又一字一句重复。

  「好了,不要再说了。」我本就不想听,她又提及我的伤心事。我恨恨将那纤细手指赶出了我的领地,佩儿倒是不着急,回头看百合没有被吵醒,又不顾我阻拦,伸了过来,这次直接握住了空气中炙热的源头。

  「哦!!!」我深吸一口气。那冰凉的手指,此时居然在撸动。

  时间越来越慢,车速也越来越慢,只有手指的速度在越来越快,今天的高架桥好长好长啊!我浑身感到酥软,这是今晚最为轻松的一刻,我真不想要下去,真的。

  「滴滴滴滴滴……」又是手机声。

  「李严,快来救师傅……」我开了免提,电话那端传来了急促的声音。
  「原来是打电话给二师兄求救,哈哈哈哈……学姐,先不要打电话,要接受惩罚。」听声音,是有人把手机从琳儿手中抢走了。

  「琳琳,这……」阿辉的声音,并不远。

  「小轩,救我,她有能力可以帮我挡一次惩罚的,上一盘规定的。」琳儿似乎忘却了手机,对旁人求助。

  「哟,她们玩得好欢。」佩儿仰头看我,她此时身子都侧到了拍档上,手肘撑住中控,手指的摆动越发有力了。

  「那是上一把,这次无效了,一定要接受惩罚!」里面的声音有些远,却听得出是小轩的声音。

  「琳琳……」阿辉的声音有些期待。

  「这有什么的,我和某某示范一下……哦哦哦哦哦哦」那边有男生示范,看起来让大家都很兴奋。

  「呵呵呵,阿辉你有他那么……」声音比较远。

  「你们真讨厌……」听上去琳儿声音软了,让人有一种推到的感觉,充满了对雄性的挑战。

  「听到没!老婆都答应了,你这个做老公的就这么怂!」这是一个东北人的声音,对话里的称谓让我心里一个不爽。哼哼,琳儿,你是让我赶紧送完百合去看你和阿辉庆祝吗?看你们秀恩爱吗?看你有滋有味还能拿第一,而耻笑我自己吗?绝不!

  「也不是很难!只要手伸到裙子底下……」

  「问题是伸到裙子底下就看不到了,你以为这么容易……」

  「那你是在质疑阿辉对学姐的身体不熟悉咯?」

  「没事的,阿辉,不要着急,慢点,摸到慢慢用力就可以了。」

  「不要吵,学长过会摸不到了。」

  「哈哈哈哈哈哈,你看学长那认真样子,学姐,你也要稍微配合一下嘛。」
  「嗯!」琳儿的声音,很小,很柔和,似乎有些压抑的感觉。

  「开始学姐坐着,难度大,现在还二郎腿,就更难了,学长怕是碰到雷区了。」
  「哈哈哈哈哈……」

  「苏琳,你的脸怎么红了,刚刚好像也没有喝多少啊!」小轩的声音,近了。
  「你们不要笑,琳琳,呵呵。」阿辉有些紧张,说话都不太流利。

  「唔。」听声音琳儿用手捂住了嘴,不知为什么。

  「啊!成功了……」有人呼喊。

  「嘿,惩罚完成!」阿辉的声音充满成功的喜悦,我此时最不愿意听到的声音和话语,这应该是游戏规则。

  「嘘嘘嘘嘘」口哨声,欢呼声乱作一团。

  「她们这是玩什么呢?」佩儿见我目光呆滞,小声问道。

  「我怎么知道。」我内心一万个疑惑,开始不是穿着牛仔裤吗?怎么现在变成裙子了?为什么在裙子里?

  「我来检查一下,看有没有作假。」小轩的声音,特别兴奋。

  「我也要检查,我也要。」人声鼎沸啊!

  「不要吵,我拿到手里你们还怀疑啊?」阿辉很是得意。

  「阿辉……」琳儿的声音,应该是拉进了阿辉在叫耳根,这头完全听不到。
  「怀疑,怀疑。」起哄的是小轩。

  「好了,你们开始下一局,我们先退出一下。」琳儿的声音恢复了正常,但仍未平静,我却在这边火焰焚身了。

  「像听广播的午夜情话一样,哦,你变大了,嘻嘻。」佩儿笑道。

  「学姐,你们可不能先跑了,哎呦……」有人还在起哄。

  「闭嘴,你知道什么。」有人阻止。

  「噢噢,哈哈哈哈」又是哄堂大笑。

  嘈杂的人声消失了,这时我才听到刺耳的音乐,原来开始我的大脑居然不由自主的帮我把杂音都屏蔽了,这应该是ktv ,也可能是夜场,静了,我的心更乱了。

  「琳,你的手机。」这个声音是小媛的声音,看上去是在呼喊。

  「算了,你给她保管一下,过会还要来的。」小轩的声音。

  「你看阿辉今天那眼神,恨不得吃了苏琳一样,我就怕过会她们直接去开房了。」小媛道。

  「阿辉一直都是色眯眯的,只不过今天他好像特别自信,胆子也特别大,玩起来也敢玩过火的游戏。」小轩的语气和柯蓝一样。

  「阿辉这算不算是趁热打铁?」小媛问道。

  「还需要打铁吗?她们的关系真是飞速发展,只是你没有察觉到罢了。」小轩一副教训口吻。

  「才没有呢!我是女孩子,我看得出,姐姐你这点就不如我看得清楚了。」小媛嬉笑道。

  「呀,这手机怎么还在通话中,莫非是刚刚打给二师兄的?」小轩此时发现了手机在通话。

  「姐姐,二师兄是谁啊?」小媛问道。

  「就是猪八戒,开始那些学弟在说今天大师兄变二师兄了……喂,李严,你有在听吗?好像对方早就把手机收起来了,嘀!」对面挂断了。

  「帅哥,你的美女跟室友飞了,你怎么也不顺势问一问啊?」佩儿见我刚刚一直都不吭声,讽刺我。

  「放手。」我居然被人骂成了猪,他们这群人渣居然就这么侮辱我,我只不过就是一次失误罢了,他们,他们居然……而此时佩儿居然还敢讽刺我,我一恼火,一把拉开她早就有些酸的手指。

  「哼,一说到苏琳你就发火,你真是贼心不死。不过,今天晚上你们玩完了,他们都去开房了,而没有获奖的你只能是二师兄了。」佩儿不知作何打算。
  「住口!」我轰了油门,发动机的轰鸣就如同我的怒火一般。然后,我从后视镜看了一眼后座,我居然还担心百合会醒来,真是软弱!

  「噢。你是真的喜欢苏琳对不对?难怪今天怎么都不射,原来你刚刚听得好兴奋,都射不出了,是不是?还想要赶回去?我不准。」佩儿恼了,又伸手来抓我还未软下的肉棒。

  「你,小心!」我忽然感觉车子失去了动力,第一反应刹车,看右镜,转方向盘。

  空挡!毫无用处,今晚的我就好像被挂了空挡一样,失去了思考的动力、行动的动力、甚至是狡辩的动力。幸亏路上车子少,没有傻子从右侧超车,我们得以在路边停下来,佩儿没有一点后怕,而我只觉得恐惧。是因为那边,而不是因为车子失控!对,我完全沉浸在了刚刚臆想的快感中,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车速已经很慢了,完全不会有恐惧的失控,失控的是今天晚上的我,只有我会感到恐惧。
  「呼呼……」我双手挂在方向盘上,脚死死踩住刹车,头埋得很深很深,眼睛死死盯住车座下,双腿之中,那肉棒不知道为何还硬邦邦的竖在那里。车窗外的光线透过来,上面的液体一点点的反射,似乎在诉说我懵懂时发生了什么,而自己浑然不觉。车辆从左侧超车,打断了光线的路径,我的眼睛眨了眨,才发现自己有些疲倦,可是它依然还是立在那里,似乎要告诉我一些事情。

  没错,那是一个纸盒,准确来说,是一个纸盒的盖子,大概半个拳头大小,安静的躺在座位下显眼的地方。我赶忙捡起来,着急的寻找纸盒的底座,很快,也被我找到。这个纸盒很精美,上面还有粉色的丝带,但是纸盒的里面空空如也,我并没有发现是什么东西在里面。

  「李严,我知道你今天心情不好,我也不是故意说你的,只是,唉……」佩儿并没有看到我捡起来的东西,扭过头去看窗外。

  这个纸盒拳头大小,我一只手刚好握住,这是那天阿辉送给琳儿的?像,太像了。里面是什么呢?我拿起来闻了闻,纸盒的味道,又看了看,没有油脂什么,应该不是蛋糕或是吃的。那为什么会掉落在车座下呢?我有些发蒙,脑子开始嗡嗡作响,头痛慾裂,完全没有理会佩儿的解释。

  「李严!」佩儿提高声音。

  「嗯!」我脑海一片空白,应了一声。

  「安全送我们回去吧,然后你再去找你的小情人。」佩儿低下头,伸手把我的小弟弟挤了回去,拉上拉链。

  「佩儿!我,对不起!」我又回到了说一句答一句的状态。

  「没有对不起,明天一定要开心哦!」佩儿笑道。

  「嗯。」我也笑了,只是有些勉强。

  将百合抱回住所,佩儿见百合很疲倦便留下陪护,我正好可以一个人静一静。空无一人的大街上,冷风阵阵,吹得人有些发涩。可是空气却很是清新,可以让过热的思维冷却下来。我抬头望去,偌大的城市高楼耸立,钢筋水泥的冷漠没有一丝怜悯,在这个世界生活真是疲惫又沧桑。那些忙碌的人早出晚归,累的像狗一样,回去就住在这些冰冷的处所,怎么会有温暖的内心呢?

  我感到无比惆怅,看着那些依然开着灯的窗户,居然还有数百个,这样庞大的群体在冰冷的文化下居然如此让人恐惧!恐惧?他们知道什么,只是依然在不停的行动,满足那些炙热的慾望。慾望?!我忽然很无奈,不知道要如何。逃避?我好想已经退无可退了。进击?现在我不知道从何开始?等等……若是……那样,我连寻找的机会都没有,更加不可能有所作为。顿时,我的着急都被开始的回避吞噬了,无力、无助,只想大笑。

  「对不起,您拨打……」阿辉的手机已经关机了,我在恐惧中迷茫,在迷茫中无奈,在无奈中恐惧。我已经不知道我到底要的是什么了!

  「喂,李严,什么事。」我还是抱着很纠结的心情给小轩打了电话。

  「喂,小轩吗?你们在哪里,我现在赶过来。」我说话很急,现在才明白,原来我真正放心不下的是琳儿。

  「我和妹妹太累了,所以早早回了,你怎么搞了这么久,都两点了!」小轩责备我。

  「那,那阿辉他们在哪里?」这时着急和害怕一下子涌了上来,我太大意了,该死该死真该死,我开始太任性了。

  「他们在酒吧,就是……」我听到酒吧就慌了,那是,视频,天啊!我脑海再一次僵住,没有说话就挂了电话,呆呆的在那里站了一会,才猛然奔到车子前,油门,这次踩到了地板。

  好容易奔到了酒吧,这里居然冷冷清清的,好像没有开业一样。我慌了,彻底慌了,一时间撞到电线杆,一时间提到消防栓,一时间摸手机,一时间又四处张望。怎么会这样,不是这样的,这里应该,他们不是在酒吧吗?莫非……我想到了害怕的事情,心中不停颤抖,裤裆里的肉棒瞬间弹了起来,天啊,我变了,我真的变了。

  「喂,小轩,你不是说他们在酒吧吗?怎么酒吧没有开门!」我冲着手机大叫,因为正常说话对于颤抖的我来说太难了,整个人都在颤抖。

  「他们怕检查,早早关了前门,你从后门进去吧,对了,你知道后门在哪里吗?」小轩不急不慢。

  「知道知道。」我恨恨甩了手臂,然后不停拍打自己的脑袋,生怕自己脑袋再秀逗。

  冲进酒吧,我努力寻找熟悉的身影,可是始终没有找到阿辉和琳儿的影子,就连秦峰也不见了。剩下的几个看上去有些眼熟,但是他们都在对我指指点点,我一下子又想起了他们口中的二师兄,心里又开始不爽,我要怎么办。

  「那个,同学,你好像是苏琳的同学吧。」我找了一个看上去有些面善的人问道,心里却羞得不敢抬头。

  「对啊,你是李严吧。」

  「呼呼,二师兄。」一个满嘴酒气的人打趣道,这让我愤怒到了极致。
  「唉,你是不是找学姐?」这回是个女生,她看起来比较懂人情世故。
  「对。」我感激的看了她一眼。

  「这样,你把这酒喝了我就告诉你。」没想到,这个女孩居然……

  「我有急事,你先告诉我,算我欠你一杯酒。」我眼皮气得跳跳。

  「能有什么急事,喝酒先,二师兄。」又是那张臭嘴。

  「你……」我想要出手了,这些大一新生越来越嚣张了。

  「嘿,大家过来,迟到的二师兄来了。」他在激怒我。

  「好,我喝。」我强忍了,这回不装孙子,就什么都没了。

  「啦啦,不要说我女生欺负你,这个酒可是特意配制的,我一你叁,怎么样?」那女孩真能掰。

  「拿来。」我在别人面前这点面子还是要的,一口气干了叁杯,很是辛辣。
  「喔喔,学长果然豪爽。」接着,大家一起起哄。

  「好了,可以告诉我了吧。」我强颜欢笑,但眼前如同有蚊子飞过。

  「呵呵,学长,其实我们不知道,只是先惩罚一下你,迟到了还这么大声,罚酒叁杯。」女孩故作可爱状,可我眼里杀意充盈。

  「唉,学长,你去哪里?你刚刚喝的酒很烈的,一个人出去会出事的。」那女孩见我要走,一把拦住我。

  「我自己去找。」我气得发抖,着急上火。

  「莫非真的有事?」

  「怎么办?你们谁知道学姐去了哪里吗?」

  「不知道,这周边那么多旅社,怎么知道。」

  我心如死灰,旅店,今天,角色换了,而且,连打电话的机会都没有。
  「学长,我陪你去找吧,学姐今晚穿的很性感的,应该很容易问到。」那个女孩知道做错了,主动提出弥补。

  「好吧。」我又踢脚,可是脑袋已经开始有些发昏了,我知道这是酒还在胃部,酒气还在往上冲。

  「老板,要住店吗?」又是门口拉皮条的。

  「要住,你看我男朋友都醉成这个样子了。」女孩说道。

  「我那里保证干净卫生,还提供一切设备,嘿嘿。」这个拉皮条好猥琐,我打算矢口否认,却被他顶了回来。

  「开始有一个穿着薄衫纱织裙的女生出来,你有没有看到,我们是一起的,想要和他们住一起。」女孩继续说,这时我才知道她是投石问路。

  「纱织裙?」拉皮条在回忆。

  「对啊,粉色的,还有高跟鞋也是公主鞋。」女孩补充道。

  「没有见过,没有见过。」拉皮条摇头道。

  「你是不是记错了,他们半小时前走的。」女孩还补充。

  「我知道你说的是谁,但确实没有看到她有出来。」拉皮条的说道。

  「是不是他们不在你那里,所以你又怕别人抢了你的生意,你才这样说的,我们是真的有急事。」女孩解释道。

  「真没有,你们在酒吧里好好找找吧。」拉皮条的说。

  「好了,谢谢你了,我先去下洗手间。」我感觉脑袋都大了,现在只有一个办法。我故意支开那个女孩,想要去监控室看看,自然,要找到唯。

  「学长,你要不要紧,要不要我陪你。」那女孩很懂事,不过我让她再问问别人,她果然又去问其他店老板去了。

  我在酒吧转了一圈,但周末人太多,而且我有些头晕,所以一直没有找到唯。算了,直接奔向监控室。灯红酒绿,这边人撞了过来,那边人又挤了过来,我好容易走到那扇让人捉急的大铁门旁。这时,那门居然缓缓开了,一个人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秦峰!」我大声道,如同找到救星了一样。

  「李严,你迟到了。」秦峰倒是很平静。

  「怎么你……」我思维一放松,全身感觉跌入了无底深渊,身子在悬空状态晃了晃,倒了下去。

  「哎,李严,你……」这是我那晚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旭日东升,那已经是几个小时之前的时候了,我脑袋痛痛痛,心里冷冷冷。这里是哪里?是一间宾馆的客房,地上还有我的裤子衣服,周身只有一件短裤。哇,我吓了一跳,昨晚我怎么断片了,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情。是了,悲伤过度,着急上火,又是酒气攻心,怎么能不昏睡过去。幸好,昨晚看到秦峰才断片,想来没有出糗。

  我穿好衣服,着急的给琳儿电话,却发现自己手机已经没电了。没有选择了,我走向服务台,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失败者。在前台,我得知给我开房的是一个女孩,心里不由开始庆幸,或许是没有离开的琳儿吧,呵呵,我昨晚发什么昏啊!我又想开心,又担忧。

  「李严。」这个声音,是秦峰。

  「醉了这么久,还没吃早餐吧。」秦峰拉着我走到旁边,示意我又事情和我讲。

  「你……」是一段让人惊讶的视频。

  「怎么样,我上次的提议你已经答应了,可是你太自私了。」秦峰笑道。
  「你想要我怎么样?」我全身颤抖,问道。

  「很简单,苏琳是我们共同的目标,我已经不可能了。我想,要你来做这个支配者。」秦峰笑的更诡异了。

  「我……」我准备绕圈。

  「干脆点,你要是答应,这个手机现在就给你。这是个新号码,你就用这个去和苏琳联系,保证马到成功。」秦峰自信满满。

  「原来你早就……呵呵,这样你有什么好处?」我颤抖的冷笑。

  「不要以为什么好处都让你占了,我还有一个条件,你不可以在支配过程中和苏琳发生关系,必须等到我之后,否则你所做的就是钉死你最好的武器。」秦峰说的很小声,笑的很麻木。

  「唔……」我紧紧握紧了手中的那个手机,刚刚从秦峰手中递过来的手机。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clt2014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