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父辈的余阴:悲惨同母】(04)【作者:nm881103】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四)

  疯狂过后的客厅变得极度的安静,只剩下两个人贪婪呼吸的声音,房间内弥漫着汗味和淫荡的交媾味。

  「女儿,爸爸厉不厉害?是不是比你那个废物丈夫厉害多了?」躺在地上高贝宁深深的喘息着,搂着同样浑身赤裸大汗淋漓的女人,淫邪的问道。

  「呼呼……谁是你女儿了,你这个臭不要脸的小流氓,占有了人家的身子,还想当人家的爸爸……讨厌……」张怡闭着双眼,还回味着刚刚那犹如浪尖的快乐,十分乖巧的被高贝宁搂在怀里,将自己一双丰满的乳房挤压在男孩的胸口。
  「哎哟,这还没穿衣服就不认人了?刚刚不知道是谁,跪在那里,口口声声的喊着,爸爸操我……」

  「讨厌,讨厌,你个色鬼,坏蛋……」娇羞的张怡听到高贝宁的话,害羞的直把自己的脑袋往高贝宁的怀里钻,双手轻轻的拍打着高贝宁的手臂。

  「哈哈哈哈,好了,宝贝女儿,爸爸有正事和你说……」

  「不准你叫我女儿……也不准你说是我爸爸……要不然,要不然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好好好好,老公真有一件事安排你……」看着躲在自己怀里不住闹腾的张怡,高贝宁乐的哈哈大笑。

  「什么事,等会再说!!!人家累死了,要休息……」张怡现在哪还有一点被人强迫的样子,安静的躺在高贝宁这个奸夫的怀里,老实的就像是一个小猫咪。

  「你先听我说,你想不想换个工作?以后可以掌管一个国际型的大财团,成为风云人物,化身成为无数人仰慕的国际女强人?」高贝宁的话让还在玩闹的张怡呆住了,她都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听错了。

  「你说什么?」难以置信的张怡,抬起头看着高贝宁。

  「我说,你想不想帮我管理一家公司,成为我公司的老板娘?」高贝宁看着张怡那美艳的脸庞露出的迷茫,忍不住在她的脸上亲吻起来。

  「我……这……你不是开玩笑吧!!!我有丈夫的,怎么可能成为你公司的老板娘呢?」

  「哈哈哈,刘全志那个废物,一辈子就呆到那个鸟不拉屎的鬼地方,做他的村官吧……」高贝宁狠狠地搂过张怡,在她娇滑的背上温柔的抚摸着,感受着这个极品人妻娇躯的鲜美。

  「可是,你会做生意么?」任凭男孩的手掌在自己的身上放肆的抚摸,反正经过无数次的媾和,自己身上那一处地方没有被他把玩过?

  「哎哟喂,我的宝贝,你老公是什么家庭出身,还需要自己去做生意么?只要你把公司办好了,钱那是大把大把的过来……」

  「你这算不算是把我包养了?」张怡看着高贝宁,傻傻的问了一个非常幼稚的问题。

  「怎么可能是包养呢?你这小脑袋想什么呢?」高贝宁用手指点了点张怡的头,「宝贝,老公我是爱你的,第一次见你就对你魂不守舍,你也是我这辈子的第一个女人,我会把最好的东西都给你,因为你值得。」

  张怡呆呆的看着高贝宁,她不知道高贝宁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她原本以为这个仗着家里权势占有她的男孩,只是贪图她的美色,却没想到他却说出了这样的话语,直接击穿了张怡内心脆弱的堡垒。

  「宝贝,别哭啊!!!其实你想啊,我们做生意那肯定是不会亏的,你的孩子就是我的孩子,以后还要给她提供最好的教育,给她最好的生活,我这也不是为了我们孩子考虑么?」

  「噗呲……讨厌,那是我的孩子,怎么变成我们的孩子了?」被高贝宁逗乐了的张怡,轻轻的掐了高贝宁一下。

  「我可是你的轻轻老公,你的孩子怎么可能不是我的孩子?难道……」
  「难道什么?」

  「难道,刚刚你叫我爸爸,你是准备把你的孩子认我当爷爷,你当我的乖乖女儿?哈哈哈哈哈哈……」

  「嗯!!!你这个坏蛋……讨厌,人家不理你了……」好不容易止住泪水的张怡又开始在高贝宁的怀里闹腾。

  「好了,就这么说定了,你过两天就去辞职,我会找人带你去注册公司的,到时候你就准备在家躺着数钱吧……」

  「我还没答应呢?你怎么就安排我辞职了……」张怡看着这个曾经强行占有自己身体的男孩,现在越看越喜欢,越喜欢就越想和他抬杠,享受他给予的宠爱。

  虽然这个男孩比自己小了快十岁,还是一个初中生,但是张怡非常沉醉这样的感觉,这让她感觉到了安全。她就像是一直翩翩飞舞的蝴蝶,喜欢炫耀着自己的美丽,但是需要一个非常结实的避风港。

  「这还有什么考虑的,老公这么安排,你就这么做,你还想造反不成?」高贝宁装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恐吓着身边的女人。

  「不……我偏不……怎么样?」

  「嘿嘿嘿……那你会知道怎么样的!!!!」

  「啊……你,你轻点,刚刚那么用力,都肿起来了……轻点,死鬼……啊……」

  安静的空间传来不断的啪啪声,男人粗重的喘息声和女人娇羞的哀啼声不绝于耳,未成年的高贝宁和身为人妻的张怡再一次做着背德的交媾。

  吃饱喝足的高贝宁,带着浑身的舒坦回到了自己的家中,想着极品人妻张怡那魔鬼一般的身材,那让人垂涎三尺的美肉,那臣服在自己胯下的乖巧,高贝宁觉得这样的人生简直美妙无穷。

  唯一让他不爽的就是学校里那个正勾搭杨惠婷,让高贝宁看着就难受的焦桐。每每一想到焦桐在上课的时候和杨惠婷勾搭的场景,高贝宁就感觉到了一阵阵的难受。

  高贝宁回家的路需要经过焦桐他们家的小区,看着小区内一盏盏亮着的灯,高贝宁就不住的想,其中的一间屋子里,焦桐正热火朝天的和杨惠婷互传着短信,写满了你侬我侬的甜蜜。

  「去你妈的,不就是长得我好点么?就你的出生,给我提鞋都不配……这个杨惠婷也是,白长这么漂亮了,怎么就看上焦桐那个小白脸……妈的……」高贝宁一个人走在小区后面的小道,这是他回家最近的一条道。

  「嗯……不要,不要……」就在高贝宁一边踢着路边的石头子,一边低声的诅咒焦桐的时候,他突然听见前面漆黑的地方传来两声呼救。

  什么鬼玩意,高贝宁经常走这条道回家,知道这个地方是非常隐蔽的一条小道,一般没什么人会来这里。

  一边疑惑着,一边偷偷的往前探了过去。

  借着明月的光,高贝宁躲在一棵大树后面,偷偷往发出声音的地方看过去。只见那黑暗的地方,两个人影不断的纠缠着。

  「我爱你,我这辈子都会爱你,婷婷,让我亲一下,好不好……」只见其中的一个偏高的人员对矮个的人影说道。

  「不要,我,我还没准备好,给我一点时间好么?」矮个子一说话,高贝宁就知道是一个年龄不大的女人,话语之间充满了稚嫩,不同于张怡那样的人妻韵味。

  「婷婷,难道你不喜欢我么?我,我,如果我负了你,叫我天打五雷轰,不得……」

  「别说,焦桐,我也喜欢你,但是,但是……」

  矮个子女孩的话让高贝宁一懵,这个高个子的人员叫焦桐,那这个矮个子的刚刚叫「婷婷」,难道是?

  一想到那样的场景,高贝宁觉得自己现在怒火攻心,这对奸夫淫妇居然在这条小道上就开始卿卿我我。

  「没什么可是的,婷婷,让我亲一下,就亲一下……」借着柔软的月光,高贝宁看到焦桐的头离杨惠婷越来越近。

  「不……焦桐,我只是答应做你的女朋友,但是现在还不能进一步的发展,给我一点点时间好么?」就在高贝宁差点忍耐不住,即将冲出去的那一刻,杨惠婷制止了焦桐进一步的举动。这让躲在阴暗处的高贝宁略感欣慰。

  「婷婷,为什么?我,作为你的男朋友,难道亲一下自己的女朋友都不行么?不管,今天我一定要亲到你……」说着焦桐,紧紧地抱住了杨惠婷的身体,不管她如何挣扎,一口问了下去。

  「畜生,焦桐,你快住手……」看到自己喜爱的女孩落入了情敌之手,高贝宁再也忍耐不住了,直接跳了出来,制止焦桐吻向杨惠婷。

  「谁?」,「救命……求求你,救救我……」

  「焦桐,你赶快放了杨惠婷,要不然我就要报警了,如果你不怕被警察抓起来的话,你就继续……」高贝宁的话明显吓唬到了焦桐,只见挣扎出来的杨惠婷立马逃开了焦桐的身边。

  「是你啊,谢谢你啊,高同学……」当跑过来的杨惠婷看到拯救自己的居然是同班同学高贝宁的时候,她觉得非常的尴尬和害羞。

  「我说,杨同学,你大晚上的不在家学习,跑这鬼地方干什么?」

  「我,我,我是给焦同学送东西的,谁知道……」

  「高贝宁?你跑这里来干什么?」在对面听了半天的焦桐反应过来了,原来破坏他好事的居然是同班同学,高贝宁。

  「我为什么不能来这里,这是我回家的路,反倒是你,看着斯斯文文,居然是一个衣冠禽兽,在这里欺负自己班的女同学。」说着,高贝宁装着一脸的正气,对身后的杨惠婷说道,「杨同学,别怕,我在这里,他伤害不到你的……」
  「谢谢高同学,可是,可是,今晚的事情,你能不能不说出去……」

  「难道,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要维护这个伪君子么?他是什么样的人,你现在都没看明白么?」本以为今天杨惠婷会和焦桐闹掰,但是现在杨惠婷居然还帮着焦桐求自己不要说破,这让高贝宁觉得难受致死。

  「高同学,这是我和焦桐只见的私事,如果你不答应我,你就走吧……」杨惠婷对焦桐的维护之心,让高贝宁觉得心寒,自己最喜欢的女同学,却为了一个自己最讨厌的男生赶他走,而且是在这样的一个境地。

  「哈哈哈,焦桐,你也别得意,你们刚刚说的话,我已经录了视频,明天到了学校我就交给老师,看你还怎么猖狂。」高贝宁回过头来看着杨惠婷,「你别说我没给你机会,到时候等老师通知你父母的时候,有你哭的。」

  气急败坏的高贝宁失望的看了看这一对狗男女,难过的他差点掉下了眼泪。然后准备回头一走了之,他这样的高干子弟将来会有数不清的女人主动的趴上他的床,可眼前却被一个情窦初开的女人伤了心。

  「不许走……你把手机交出来……啊……」看到高贝宁准备离开,紧张的焦桐和害怕的杨惠婷都扑了过来。

  刚刚回头的高贝宁就感觉到自己被人用东西狠狠的在头上打了一下,下一刻他就不省人事的昏倒在地上。

  不知道躺了多久,高贝宁只知道自己在黑暗中不停地奔跑,没有目标没有方向的乱跑,终于在过了很久很久之后高贝宁看到了前方的点点亮光。

  「宁宁,宁宁,你快醒醒啊……你别吓妈妈……呜呜呜……宁宁……」
  「好啦,你这么哭也不是办法,医生说了,他没有什么大的问题,就是有点轻微的脑震荡……」

  「高建国,你把话说清楚了,什么叫没有大的问题,什么叫就是有点脑震荡?宁宁是不是你的儿子,你这个当爹的怎么这么狠心……」

  「不是,我这不是安慰你么,宁宁是我唯一的儿子,我不担心么?」

  「我不管,你三天之内找不到伤害我儿子的凶手,你就别怪我给公公还有我父亲打电话……」

  「你,这点事情不至于惊动那两位,你消消气。」

  「高建国,我不是和你开玩笑,你最好立刻,马上去安排人,超过时间,我会把整个天南省翻过来,你知道的……」

  「你,哎……喂,张局长,我是高建国,对,现在有一件事情……」随着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远,高贝宁渐渐听不到,但是他知道那是他父母两人的对话。
  此时此刻的高贝宁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都不在属于他自己,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都无法动弹一只手指头。

  「这是哪?我到底怎么了?」不断在黑暗中追逐哪一点光明的高贝宁,不断的思考着,「哦,对了,是焦桐和杨惠婷那一堆狗男女,难道是他们……」
  不断的奔跑,高贝宁里那一点光明越来越近,在最后一刻,高贝宁看到了那一点光明变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他奋力一跃。

  「医生,医生,宁宁,宁宁,他,他有反应了……快快快,医生……」李局长的话惊动了,在外面等候的一大堆医生,苦苦等候的他们一接到消息立马就涌了进来开始救治昏迷的高贝宁。

  几天时间过去了,随着医院最权威的大夫24小时候诊,最好最先进的药物治疗,高贝宁现在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完全看不出来前几天病怏怏的样子。只不过,还是非常担心的李局长强制高贝宁在医院多观察几天,免得还有什么后遗症。

  最让高贝宁意外的是,在没有任何消息和线索的情况下,警察居然真的在短短2天的时间里,将伤害高贝宁的焦桐和杨惠婷找到了。

  这不得不让高贝宁对这些警察刮目相看,到是李局长的话说出了重点,「这次是你受伤了,他们才这么认真的破案,如果干不好,从上到下全会被你爷爷趴下一层皮。」

  「妈,那个焦桐和杨惠婷现在怎么处理的?」躺在病床上的高贝宁问着母亲关于那两个狗男女的消息。

  「没事,宁宁,你等着妈给你出这口恶气,恶意蓄谋杀人未遂,盗窃财物,等妈再给你找人定一个一级伤残,怎么也要判一个5、6年」,为了高贝宁一口汤之后,李局长继续说,「可惜这两个都是未成年,只能现在少年劳教所关到18岁,再转到别的监狱。」

  「妈,这个会不会太狠了,等他们出来都二十多岁了……」高贝宁目瞪口呆的看着母亲,这个平日里对自己那么温柔的母亲,原来是这么厉害的一个人物。
  「怎么可能,我还觉得轻了,居然敢伤害我的宁宁,这些人真的吃力熊心豹子胆……」

  低着头不知道想什么的高贝宁一边吃着母亲喂得汤,一边琢磨着到底要不要把这两个狗男女赶尽杀绝。

  「这位夫人,你不能进去,这是VIP病房,没有病人同意,谁都不能进去……」就在高贝宁想事情的时候,门口传来了呼喊声。

  「李局长,李局长,我是焦桐的妈妈,求求您,让我见见您好么?」

  「妈,这是?」高贝宁疑惑的看着一脸愤怒的母亲。

  「她就是伤害你的那个同学的妈妈,这几天天天来医院看望你,不就是想求得我们的原谅,放过她那个为非作歹的儿子么?」

  「妈,要不就让人进来吧,在这门口大呼小叫的,让人看见了也不好,再说她这样也影响我休息」

  李局长看了看躺在病床上的儿子,「让她进来。」

  只见门被打开后,一个穿着制服套裙的女人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往里面走,「李局长,谢谢您,这些东西都是给您儿子买的……」

  「你不要再来这里骚扰我们,要不然我叫警察直接把你抓走,安一个骚扰罪。」

  「李局长,求求你,我儿子真的是不懂事啊,他还小,您大人有大量,以后我一定管教好我那个不听话的儿子……求求您了……」焦桐的母亲就像是一个挨训的学生,老老实实的站在病床前,苦苦的哀求着李局长。

  「你儿子小?难道我的儿子不小?小小年纪就下这么狠的手,以后长大了还得了啊?这件事情没得商量,必须依法受到法律的制裁……」

  「李局长,我……我给您跪下了……」,只见那个身材风韵的女人直接跪倒在了李局长的面前,「我,我,李局长您也是做母亲的人,求求您,体会一下我这个做母亲的心情……我的儿子还小,他还有前途,如果真的坐牢了,他以后就废了啊……」

  「哼,你儿子有前途,难道我的儿子就没前途了?医生都说了,他现在得了脑震荡,说不准以后还有什么后遗症。」

  焦桐的母亲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那个被自己儿子打坏了的男孩,却发现那个受伤的男孩正躺在床上,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自己。

  「这……这……他不就是那天在公交车上轻薄她的那个男孩么!!!!」女人觉得自己的思绪一下不够用了,难道天底下还有这么巧的事情。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