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我眼中清纯的你】(04)【作者:黑白人】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四

  我不相信刘嘉瑶和陈超能好上了,就算是大浩告诉我的,我也不相信。因为刘嘉瑶不是那样随便的女生,而且陈超还总跟我们班的球队作对,上次为了争球场的事,还跟我们急眼了。

  然而事实证明这些都是我的一厢情愿,刘嘉瑶倒底是清纯的校花,还是放荡的校鸡,谁也不好说。

  「阿为,快点出来,我在宿舍楼下等你,别穿校服,穿你那套深色的运动服。」晚上,下了自习,我都回寝室洗漱了,同屋的大浩还没回来,却给我打了一个电话。

  「干啥?一会儿寝室要关门了。」我懒得下去。

  「我跟踪刘嘉瑶和陈超一周了,带你去看看。」

  我沉默了一会儿,心里不知怎的来了一股气,对着电话大吼:「你妈的天天闲的啊,有那功夫多做点题。」

  「我跟你说,我算是看清刘嘉瑶的真面目了,她就是个骚屄。」

  「靠,你嘴上不能积点德啊。」我说话声音大起来,走廊的同学都回过头来看我,毕竟我在学校也算是名人,尖子生。

  「你来不来,我跟你说,有今晚家伙都准备好了,说不定一会儿就把陈超给撂倒哈。」

  操,这逼能不能省点心,我了解他的性格,脑袋一热,真的啥都能干出来。
  「你等我,穿衣服。」

  9点钟下自习,10点半宿舍关门,而走读生一般就是8:30可以回家了。我下楼的时候,已经9点半,校园里都是回宿舍的住校生,很少人往外走。大浩穿着牛仔裤,黑色的卫衣,一副鬼鬼祟祟地样子。

  见了我,二话不说,拉着我就走。一路上我俩都没说话。看得出,他是满肚子火气,我是不知道说什么好,对于刘嘉瑶,我了解的比大浩多,却不能跟他讲。
  大浩口中刘嘉瑶和陈超幽会的地方,就是校门口的那个小树林。学校地理位置较为僻静,除了接学生的家长,根本不会有车来,出租车也得用滴滴叫车才有。
  「你确定他们在这?」

  大浩把中指放到嘴边,示意我别说话,同时递给我一个沉甸甸的东西。
  「靠,这什么?望远镜?夜视的?」我大吃一惊,他连这个都有。

  「闭嘴,别让他们听见。我买的,今天才到货,之前不敢靠太近,没看清楚,但是刘嘉瑶肯定被陈超给肏了。」大浩恨恨地说。

  他有多迷恋刘嘉瑶,我是知道的,因为他爱屋及乌,都快把刘嘉瑶的闺蜜搞上手了。虽然说想要接近一个女生,先攻略她女朋友是个办法,但是我感觉大浩有点偏离目标了都。不过,现在刘嘉瑶这个他心中的女神竟然被他最讨厌的男人给搞到了,心里肯定超不爽的。

  当然,我也不爽。

  刘嘉瑶都有丁强了,怎么还出去找别的男人,真的这么饥渴?

  大浩败家来的设备果然先进,我俩伏在草丛里,像个野战部队的侦察兵一样,用夜视仪扫描着幽暗的树林。

  「在那,那个合欢树下面,还挺会找地方。」大浩在我耳边说。

  虽然已经有了思想准备,毕竟我也见过刘嘉瑶跟她爸爸乱伦,可是当我从夜视望远镜里,远远地看到她蹲在地上,嘴里含着陈超的肉棒的时候,却像在她家那次一样,受到一阵冲击。我的心理好难过,这是为什么?

  明明,我的心里,已经有慧娴姐了,怎么会为另外一个女生难受。

  更奇怪地是,那天在地下室,音容并茂的做爱场景,没能令我有反应,今天只是看,听不到声音,我感到我的身体已经有了异常。

  「真他妈骚。」大浩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对他来说,这是第一次看到刘嘉瑶下贱的一面,心中的偶像破碎了,谁都很难过。

  我俩各自想着心事,没有说话,只是观察着刘嘉瑶给陈超口交。

  大约过了10分钟,陈超拍拍刘嘉瑶的头,不知说了什么,刘嘉瑶慢慢地站起来,转过身去,这期间,陈超亲了她的脸一下,她似乎也没什么反应,完全不是那天主动跟丁强做的样子。

  我的心里开始有了另一种猜测,难道刘嘉瑶有什么把柄落在陈超的手里了?
  凭我对她的了解,就算是找男人,也是优先找看得上的,比如我,或者也是林邵这种水平的。她是个很高傲的女生,也许是单亲家庭的一种自卑感,令她那么地要强。陈超这种人渣一样的货色,刘嘉瑶是绝对看不上的。

  能有什么把柄?陈超再怎么也不可能看到我看到的那些秘密的。

  这时候,刘嘉瑶已经趴在了长椅上,屁股撅起来,褪下校服裤子,陈超蹲在地上,正在刘嘉瑶腿间埋头吸吮。刘嘉瑶的背脊微微,颤抖。这会儿才4月,天气还很凉,我突然有些心疼她,这么半裸着在晚风里,一定会冷吧。

  陈超的手伸进刘嘉瑶的校服,从她衣服的蠕动,可以知道此刻陈超的手正在揉捏她的酥胸。刘嘉瑶似乎有了感觉,不停地把头放在支撑身体的手臂上,又多次抬起,后仰,小嘴儿微微张开。

  距离太远,听不到她的声音,我却想起她那特有的带着哭腔的叫床,真的是很诱人。

  陈超弄了半天,差不多了,站起来,从地上刘嘉瑶的书包里,翻出一个套套,撕开套上,把包装随手丢在一边。

  「我靠,这骚货竟然还自己备着避孕套,我就不明白了,明明那么仙的女孩儿,怎么就这么不要脸。」我听着大浩的抱怨,转头看看他。

  「大浩,你不是伤心地落泪了吧。」

  「我才没有。」大浩说着,擦了把脸,可我分明看到他眼睛红红的。

  陈超从身后用力地肏着刘嘉瑶,她时而咬着嘴唇,时而张开嘴,眼睛却始终闭着。

  陈超似乎比我预料地快得多,姿势都没换,就结束了。他甩下套子,刘嘉瑶又蹲下给他吸了一会儿,舔干净了,才开始穿裤子。

  大浩正要说话,我一把捂住他的嘴。一阵细微脚步声,从我们身边走过去,可能是因为我们的衣服颜色比较隐秘,又伏在草丛中,没有发现我们。

  「谁?」大浩在我耳边低语。

  「说不准,不像是学生。」我们对视了一番,不约而同地举起望远镜,陈超似乎还在玩弄刘嘉瑶,不让她提上裤子,手伸进她的小内裤。

  夜视仪看不出颜色,但是我想,刘嘉瑶的内裤一定是素色的吧,可能是浅绿。
  「你们在这干什么?臭不要脸的!」一声喝骂,把正腻歪地两人吓了一跳,那嗓门连我俩都能听见。

  「完了,老陈!」我和大浩一口同声地说,接下来不用说,我们的眼神都表明了我们的想法。

  他俩要废,要被劝退了。

  那个人是我们的教导主任,陈国汉,一米九,二百斤的大汉。他对于学生早恋,是严惩不贷的。听说每年都有因为早恋被劝退的,这所名校,校纪也是相当严格。

  我的心紧紧揪了起来,不是因为刘嘉瑶不自爱的态度,此时我最担心的是,如果她被开除了,她的心灵能承受住吗?

  她只是个17岁的花季少女,妈妈又不在,不过估计在家也是丁强的傀儡。继父显然不会为她的未来打算。在这样的家庭环境里,她能一直保持第一的成绩,暗地里付出了多少努力,我可以想到。

  这世上虽然有天才,那种绝顶聪明的人,但是如果想要一直保持站在顶点,超越常人的努力是必不可少的。

  虽然看起来,刘嘉瑶是很优秀,学习也很轻松,人又漂亮,但是她也背负了很多常人不能理解的重担。

  为什么我会知道?因为,我也从未见过我妈妈,可能我幸运一点,我的爸爸,真是个不错的爸爸。

  「我操,情况不对啊!」大浩推了推我。

  我赶紧看了下,那面已经不像是陈国汉在批评学生,陈超竟然给陈国汉递上烟,两人交头接耳,商量什么,不时用眼瞅瞅刘嘉瑶。

  而刘嘉瑶像个木头人一样,站在那,两手抓着衣袖,裤子也不提,内裤斜斜地掉下,隐约能够看到阴阜上的毛发。

  「怎么回事?」

  「我估计那小子,要把刘嘉瑶卖了。」大浩说。

  被他给说中了,那两人转身面对刘嘉瑶,陈超跟他说了什么,刘嘉瑶半天也没动静。陈超推了她一下,她摇摇晃晃地走到陈国汉跟前,蹲下,解开了他的裤子。

  又一个男人的性器,露在她面前,她回头看了看陈超,木然地张开嘴,含着。
  「3p」大浩的牙都要咬碎了。

  但是这场面对于处于青春懵懂的我们来说,太刺激了,那晚回宿舍之后,直到天亮,我们俩还是硬着的。

  刘嘉瑶费力地吮吸着陈国汉的肉棒,陈超择有来了感觉,抬起她的屁股,从后面插入。

  没一会儿,陈国汉也完全硬了起来。他们让刘嘉瑶站起来,在寒冷的晚风中,脱去她的衣物,仅仅穿着一双短袜,站在泥土上。嘴里伺候着陈超,身后是像熊一样的陈国汉。她的身体在两个男人之间不断地展示出完美的曲线。

  我发现,那对乳房,比半个月前,有了明显的膨胀。原本娇滴滴地乳头,挺了起来,有小半节小指那么大。

  我们俩没有看到最后,因为再晚了,就没办法回去宿舍。另外一方面,也不忍心看下去,不忍心看着冰清玉洁的校花,在我们面前崩落。

  「哈,真过瘾哈,想不到能看到真人秀,真牛逼」大浩笑得很勉强,因为我们两个一个宿舍,说话可以不用顾虑。

  「阿为,你怎么样,我还硬着呢,可是不想撸。」

  我没有说话,只是躺在床上,看着房间里的黑暗。

  「睡着了?还是正在撸?」他又问。

  「大浩,咱们做点什么吧。」我沉声说。

  「干嘛,你也想上校花啊?」他笑着说。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想救她?别自作多情了,她说不定还很享受呢。」

  「先不说她享受不享受,我们来调查下,为什么她会跟陈超好吧。」我坐了起来。

  大浩转过身去,又爬了起来,「跟我说,你是不是也对她有感觉?」

  「我不知道。」

  「那你的慧娴姐呢?」

  「扯远了,我只是想知道真相。」

  「好吧,兄弟吗,听你的。怎么查?」

  我看看大浩,「你去套套陈倩的话,我想办法查查陈超。」

  校门口的咖啡厅,我面前坐着于飞进,他是陈超的小跟班。此时,我正把手机屏幕对着他,页面是微信转账的界面。

                500

  他不屑地摇摇头,「我才不是那种为钱出卖弟兄的人。」

               2000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不肯点头。

  我最后输入了5000,他的眼里闪动着贪婪的目光,但是还是不肯同意。
  「牛逼,那就算了,交易不做了,买单,服务员。」

  我收起手机,起身要走。

  出门的时候,于飞进追上我。

  「等等,成交。」

  我暗暗笑了笑,小时候,爸爸就教我钱的用法,对付这些毛头学生,还是很轻松的。

  果然跟我想的一样,陈超是威胁刘嘉瑶的,用的,正是那段我和大浩看过的自慰视频。

  那个视频,在陈超的手机里。

  第二天上课,刘嘉瑶似乎是发烧了,去了医务室,半天才回来,脸色异常地红,不时咳嗽着,一定是昨夜野战着凉了。

  最近别人注意到没我不知道,但是我发现,刘嘉瑶的胸大了不少,她经常一个人走着,暗暗地捂着胸部皱眉,大约是涨奶了吧。

  「刘嘉瑶,教导主任叫你。」有同学带话给正在自习的她。虽然很不舒服,她依然坚持在学习。

  她的脸色瞬时变了,先是惨白,转而又红了起来,像奔赴刑场一般,慢慢走了出去。

  我放心不下,走出教室,却正碰上班主任王老师拉着我一阵谈心,表扬我的成绩进步,鼓励我继续努力学习。

  当我从王老师办公室出来,立刻飞奔向教务处。现在是,晚上,大部分老师都走了。教务处靠近走廊一侧没有窗户,我没法偷看,只能在这徘徊,有人来了,就装作在自动贩售机买饮料。

  不一会儿,门开了,刘嘉瑶走出来,看到我,她似乎有点吃惊,不过也没有理我,径直走过我的身旁。

  我闻到了她的气味,有我熟悉的那股,少女的清香,还有洗发水的花香;也有我不熟悉的一股香气,像是牛奶的味道,是奶香味儿,亲戚里,有刚生完孩子的处于哺乳期的女儿,就有这种味道。

  还有一种,腥臭味儿,男人的味道。那个陈国汉喜欢打篮球,身上总有那股汗臭。每个人的精液,跟汗水的味道都有几分相似的。

  「嘉瑶!」就在她要走过我的身侧,我呼唤她一声,就像什么,我也不知道,总之那声音大概很温柔吧。

  这是我第一次这么叫她。

  她停下来,没有回答,只是转过身看着我,刘海有些湿了,似乎出了不少汗,嘴里含着东西似的,注视着我。

  我没有再逃避她的目光,递过手里刚买的奶茶。

  「给你,还热着呢。」

  她有些诧异,费力地咽了一下,吞下了从出来就一直含在嘴里的东西,然后接过奶茶,眼神提防着我,一副怕我知道什么的样子。

  「我正好路过这,想跟你说件事。」

  她拧开盖子,喝了一口,说:「什么事?」

  我笑了笑,当时我的笑容一定很阳光,因为我在她的瞳孔里,看到了一丝光。
  「做我的,女朋友吧。」

  「啊?」她吃惊地捂住了嘴巴,奶茶掉落在地上,在我们的脚下漫延开。
  「我说,做我的女朋友吧!」我笑着说,朝她伸出手。

                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站点申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